您现在的位置:香港马会最快开奖现场直墦 > 校庆专题 > 校庆征文 > 正文内容

融资超5亿的共享按摩椅真能“躺着赚钱”?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20-02-06 浏览次数:

  
 

   2019年,共享经济节节溃败,除了共享充电宝能逆势突围之外,还有一类共享业态仍然坚强活着,这就是共享按摩椅。

  
 

   这个从90年代就进入中国的国民健康养生器具发展一直不温不火,其体型大造价高,因此不被多数中国家庭接受。

  
 

   但是,从2017年6月开始,在共享经济浪潮的席卷之下,按摩椅也共享了起来。 在商场、电影院、候机厅等公共场所铺设几把按摩椅,贴上二维码,让用户扫码自助使用,使得按摩椅这种看似高端的享受变得亲民了许多,商家也可借此大力推广自己的品牌。 根据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,目前全国经营范围包含共享按摩椅的企业有75家,其中2019年新增注册企业19家。 共享按摩椅从2017年开始兴起,当年新增注册企业15家,是2016年的5倍。

  
 

   2018年是共享按摩椅资本涌入的高峰期,当年新增注册企业29家,较2017年几近翻番。 理想很丰满,现实却很骨感。

  
 

   时至今日,共享按摩椅虽然没有像共享单车那样满目疮痍,但坚强存活的同时也出现重重隐患。 如今不得不再次提出当初那个疑问:曾经融资超5亿的共享按摩椅到底是不是一个伪需求?霸坐、空置现象严重记者走访发现,共享按摩椅如今已经是遍地开花,但多集中在商场、电影院、机场、高铁站等人流密集的公共场所。 可是,这些按摩椅的上座率如何?记者在深圳一区域型购物中心走访发现,该商场在一楼层的垂直电梯门口摆放了八台按摩椅,这些按摩椅来自两个不同的品牌。

  
 

   其中一个品牌在距离其几十米处便是该按摩椅的品牌专柜,专柜销售员告诉记者,公司跟商场合作,在专柜以外的其他地方放置四台按摩椅,以自助的形式供消费者体验,体验好了就可以前来专柜了解,以此实现导流的效果。 然而,记者在那蹲点一小时发现,这些按摩椅真正动起来的数量几乎为零。

  
 

   由于记者探访的时间是工作日的工作时间,或许商场人气较淡。

  
 

   于是,记者再一次在周末的晚上前往探访,发现此时按摩椅的上座率的确高了许多,甚至一座难求,可是,按摩椅依旧没有动起来。

  
 

   原因是,这些来商场消遣的消费者仅仅把按摩椅当普通的休息区来休息了,而且一坐就会坐很久,有人在按摩椅上睡觉,有人在上面玩手机、戴着耳机听歌,当记者走进示意想用按摩椅的时候,对方却丝毫没有让位的意思。

  
 

   记者又前往该商场的电影院,那里同样铺设了几台按摩椅,但情况也相差无几。

  
 

   由于去看电影的多为年轻人,消费按摩椅的概率比之前那个地方多一些,但依然很多人在霸坐。

  
 

   此外,记者还发现,这些按摩椅多半已经被坐旧了,有些略显脏旧,有的座椅上的皮已经开始有裂痕甚至脱皮,每个按摩椅都基本出现不同程度的损耗。 如此看来,共享按摩椅要么被霸坐,要么被空置,使用效率非常不容乐观。

  
 

   相对于按摩椅这个重资产来说,这样的空置率和损耗率让人对其可持续性打了个大大的问号。 收益能否覆盖成本成疑共享按摩椅的经营状况究竟怎样?从按摩收费来看,走访发现,目前按摩椅普遍为用户提供三种服务:5-10分钟的舒适放松、10-20分钟的疲劳修复、20分钟以上的全面消除疲劳。

  
 

   价格在10-20元不等。 此外,据熟悉共享按摩椅运营的一名业内人士介绍,在按照服务项目和时间来收费之余,还有将机器租给公共场所后收取租金、以及出售给广告商获取广告费用。

  
 

   而在铺设点位时,共享按摩椅运营商会采取直营和联营两种运营模式。

  
 

   直营模式是品牌方向物业交租金换取点位投放,品牌方拿取全部收入。

  
 

   联营则是品牌方与企业共同负担成本,按照一定比例分成。 曾有业内人士乐观估计过共享按摩椅的盈利前景:根据不同的场景,一台共享按摩椅一个月营收能达到六百到一千元,其中优质场景有可能三到五个月就可以收回成本,可是,上述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他的朋友曾经代理过30台共享按摩椅,月收益还不足1万元,也就是说,平均一台按摩椅月收益300元左右,似乎难以覆盖其租金成本和各种维修保养成本。 上述设有专柜的按摩椅销售人员告诉记者,她们铺设在商场的按摩椅售价在3000元至4000元左右,按照一台按摩椅每天有两个人消费,每次消费10元,即一天20元,一个月就600元来计算,她们的按摩椅4-6个月就能回收成本。 商场影城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:反正都要放椅子,放共享按摩椅还能节省成本。

  
 

   基于对共享按摩市场盈利不明朗的考虑,共享按摩椅第一股荣泰健康共享按摩业务从2018年就开始收缩共享业务。

  
 

   该公司2019年中报显示,2019年上半年,稍息网络(共享业务子公司)营收亿元,同比下降3%,亏损496万元。

  
 

   原有共享按摩椅网点客流量受到竞争影响,公司开始收缩该业务。 公司从2018年就已经开始控制新增网点投放。

  
 

   2019年上半年已出售部分共享按摩椅,转型做轻资产的运营。

  
 

   然而,这种商业模式简单,依靠场景化和规模化来实现盈利的共享按摩椅,在过去的2017年和2018年却受到了资本的追捧。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,至今已经有头等舱互联、云享云、乐摩吧、奇拉、爽客等多个共享按摩椅品牌获得了创投机构的投资,投资机构包括真格基金、梅花创投、基石资本、辰星辉月等。

  
 

   市场规模仍待观察总结起来,目前共享按摩椅生存难出现的几个突出问题,让不少共享按摩椅公司左右为难。 第一,资源占用率高:把按摩椅当免费公共座椅的多。

  
 

   第二,付费使用率低:把按摩椅当付费休闲服务的少。

  
 

   第三,机具维修费高:不爱护、粗暴使用导致的维修成本远远高出预期。

  
 

   中央财经大学副教授、中经数字经济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陈端认为,相比于共享出行领域对市场规模护城河的要求,共享按摩椅行业在现有产品形态和服务模式下规模敏感度并不高,因为目前的产品使用主要依托线下空间场景,按摩椅产品之间并没有实质性关联,不存在太强的网络效应,按摩椅产品本身技术门槛也不是很高,最核心的竞争事实上是在线下场景渠道的快速拓展方面。 而正是因为进入门槛低,部分个人投资者的涌入并遭受一定损失使得共享按摩椅备受争议。

  
 

   此外,从需求来看,共享按摩椅的消费需求弹性很大,即软需求,并非刚需。 但是,陈端表示,伴随5G商用对场景体验的整体提升,以及人们消费升级对健康养生的需求,共享按摩椅这个细分领域未来可能还有一定的成长空间,但具体市场规模能做多大仍有待进一步观察。

  
 

   【本文图片由卓泳提供】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